搜索:
 
公益访谈
NEWS
公益访谈
公益爆料链接
QQ:3164867849
2012年2月,喀麦隆边境,紧邻乍得的布巴·尼德吉达国家公园,数百头大象尸横遍野,空气中弥漫着让人绝望的血腥味....
詹敏:做最长情的陪伴者
2017-06-01 来源:黑龙江公益网 作者:詹敏

       我叫詹敏,是民间助学团队麦田计划的发起人之一,也在麦田注册成为教育基金会后担任秘书长一职至今。我也是一个妈妈,我的女儿从5岁起就跟我一起跟公益近距离接触,如今,她已经长成了一个17岁的大姑娘。

      关注山区孩子的生存、教育状况,可能首先是因为我的成长经历。

我的妈妈曾经是一位代课老师,在老家的所有乡村学校都代过课。那时候妇女的产假是56天,女教师休产假期间,就需要人来代课。妈妈因此而走遍了老家的所有乡村小学,对农村的教育有非常深刻的了解和认识。而我也是在一个村小出生,并长到5岁。每天,我接触到的都是纯朴善良的农民和他们同样纯朴善良的孩子,他们穿着简朴,却热情似火,对我也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。

后来,我离开了农村,慢慢的走向了越来越大的城市,但小时候的经历让我对农村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,所以也特别关注来自农村的一些情况。

再后来,我参加了工作,在一个国有企业上班。在这里,我听到了好多有意思的故事:工厂幼儿园的园长阎阿姨,资助了一个孩子十几年,如今那个孩子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,他每年都会来看望阎阿姨,并亲热的叫她妈妈;车间的技术员马姐,也是资助了几个孩子上学,那些孩子每年都会写信给她,每次收到孩子的来信,马姐就幸福得跟看到自己的孩子出息了一样……那时候我很羡慕他们,但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工人,自己的温饱还没有解决呢,哪里有能力去帮助别人?

也许,那个时候,公益的种子就埋在了我的心里,只等着有一天破土发芽。

契机来自于我在《读者》上面看到的一个故事:孤儿德比,出生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在孤儿院的门口,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。他没有恨自己的父母,反而认为他们一定是遇到了特别大的困难,才不得不放弃养育自己。他每天都在想,我怎样才可以帮到我的妈妈呢?有一天,他突然有了一个灵感,他开始不停的帮助别人,并且告诉每一个被他帮助的人:请再帮助另外的十个人吧!德比相信,这样坚持下去,一定会有一个人能帮到自己的妈妈。

德比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,也打动了我: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,都能够去做帮助别人的事,我为什么不可以呢?于是我开始行动起来。我通过网络搜索与“助学”、“资助”、“公益”相关的信息,在每一个看到的助学网站注册,留言给管理员表达自己想要参与的意愿,我也在自己当时从事的光盘制造业的行业论坛发起了“蒲公英助学行动”,呼吁更多同业伙伴一起来关注山区孩子的上学问题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在一个叫“爱心小站”的助学网认识了莫凡,也就是后来的麦田计划的发起人。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好——关注山区孩子的上学问题,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,对资助山区孩子的事也有许多的交流。


20056月,莫凡以一个资助人的身份去云南山区走访,为孩子们上美术课。在一个村小,年轻的女校长跟他说,我们这里的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,从来没有看过一本课外书,他们不知道皮皮鲁,也不知道白雪公主和安徒生。校长非常热切的请求莫凡:你能不能帮忙找一二百本课外书给我们的孩子,再旧再破都没关系,只要还能看。莫凡被深深的震撼了,他当即表示,一定要帮校长实现这个愿望。后来,莫凡又了解到,云南山区的大量村小都是同样的情况,课外书对孩子们来说,是一种从来没有听过的存在,他当即想到,我可以做一个活动,号召自己的朋友们一起来做这个事情,为更多的村小建一间小图书室。于是,莫凡第一个给我打了电话,我也成了麦田计划的第二个志愿者。

麦田成立之初,我们主要通过发展各地的志愿者团队,开展城市宣传,募集图书、物资,并发放到有需要的山区学校,建立麦田图书室。后来,我们又看到很多的山区孩子因为贫困而失学或面临失学,对他们来说,留在学校就是最迫切的需求,于是,麦田又开始做第二个项目——一对一资助;接下来,又有了“麦田学校”、“资助代课老师”等项目因为需求的出现而成为麦田的项目。截至今天,麦田一共资助了云南、四川、山东、湖南、湖北、广西、江西、安徽、新疆、河南、河北、青海、西藏等省份近8000名孩子,资助代课老师近400人,建立麦田学校19所。今年是麦田第12周年,我们资助的很多孩子都已经工作、结婚生子,麦田的资助,可以说改变了他们一生的轨迹。

2009年,我国实现了九年制义务教育,我们看到,因为贫困而上不起学的孩子将会越来越少,而山区孩子“上好学”的需求将变得越来越重要。麦田开始考虑业务的调整,把工作的重心从“资助”往“教育”转移。8年来,我们分别开发和引进了提升农村孩子综合素质能力的《麦苗班》、关注孩子阅读的《麦田少年社》、支持农村孩子美术教育的《彩虹口袋》、让孩子发现家长之美的《乡土艺术课程》等优质的项目,而各地的麦田团队也因地制宜的开发了像《麦田合唱团》、《小小演说家》、《潜移墨化》、《五彩羌绣》等项目。在这些优质的项目里,最让所有团队关注和期待的,是我们的《健康课堂》项目。

我们在偏远山区走访的过程中,常常看到一些“特别”的孩子:有些孩子,因为拿脏手擦了眼睛引起发炎,没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而导致失明;有些孩子,在玩耍中受了一点小伤,因为没有及时的处理而引起感染,最终成为残疾……

四川马边小姑娘罗其阿西被烧伤的手

前几天,我们的一位支教的小伙伴告诉我们一个特别令人痛心的故事:小伙伴在支教的过程中,要求孩子们每天记日记,并定期交给他检查。有一次,他在一个小女孩的日记里看到她说,她的身上特别痒。小伙伴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事,没有放在心上。但过了一段时间,他再次在小女孩的日记里看到她说到自己特别痒。这次,他把这事放在了心上,想找机会问问小女孩是怎么回事。可是,过了几天,小女孩却突然去世了。

原来,小女孩患了皮肤病,浑身发痒。但因为父母都外出打工,而她又是个女孩,家里老人也不太在意她,只有在家务农的姑姑心疼她。小女孩就跟姑姑说了自己浑身发痒的事情。没有上过学的姑姑就用他们常用的土办法帮侄女进行了治疗:她给小孩子身上涂了好多的农药。农药涂在身上,小女孩就觉得不痒了,特别开心,然后就出去跟小伙伴一起玩耍了。也许是因为之前的奇痒难忍,小女孩抓破了皮肤,也许是小女孩在玩耍的过程中热血沸腾,全身毛孔张开,总之,小女孩当晚就突然发病,不省人事。而村子又太偏远,小女孩被送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永远的停止了呼吸。

我们的小伙伴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忍不住放声痛哭,他心里深深的自责,觉得自己也要对小孩子的死承担责任。他一次又一次的回想,如果在看到日记的时候就引起重视,帮助小孩子接受正规的治疗,结局就会完全不同了。可是,因为没有相关的专业常识,因为缺少对孩子卫生知识的引导,他错过了拯救小女孩的机会……


也许,在农村这样的例子还只是个案,不能代表他们整体的生活、教育状况。但我们也看到,那些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,他们不懂得每天要洗脸刷牙,要勤换衣服,洗头洗澡。在他们的头上,可能活动着不少的虱子,而他们的指甲缝里,残留着黑黑的污垢。而当孩子们渐渐长大,他们还要面对初潮、性别差异这样的情况,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些将要在他们的身上发生的“正常”的变化,他们只能自己满心恐惧的面对。对他们来说,最需要的,是有人告诉他们什么才是良好的生活习惯,是有人陪着他们一起,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稳稳的成长为一个青年,这就是麦田健康课堂要做的事情。

健康课堂通过提供装有简单生活用品、大龄女童个人卫生用品的健康包,搭配卫生讲座、性教育课堂向适龄孩子传播日常健康卫生常识、性常识,特别是帮助大龄女童学习防范性侵犯的知识,帮助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。项目与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合作,为老师和志愿者进行培训,并使用课题组研发的《珍爱生命-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系列教材。

该项目目前在昆明、武汉、青岛、北京、佛山、十堰、柳州、淄博、南宁等城市的12间小学开展。我们为每个孩子提供一个健康包,一学期开展三类课堂:卫生课堂,安全课堂和儿童性教育课堂。孩子们通过这样的学习,开始懂得要如何照顾好自己,对于出现自己身上的一些“问题”也有了了解或知道跟谁倾诉,身体和心灵的支持,让他们变得更加的开朗和自信。看到孩子们因为健康课堂而产生的变化,我们的心里,也是特别的欣慰,感觉所有的付出都特别的值。

目前,麦田正在为健康课堂筹款,大家可以通过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参与捐款:

      做麦田12年了,看着麦田一路走来,从“扶贫式”助学向“深度助学”一点点转型,看着麦田的孩子从困苦自卑到阳光灿烂,我为自己能参与其中而深感荣幸。12年前那一个突然的内心萌动,12年前那全然不想后果的“起而行之”,在今年看来就像是命运的召唤。这12年,我不仅仅是在陪伴山区那些孩子,也是让自己找到了自己,让自己的生命更加丰盈,更有意义。




公益伙伴
Partn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