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:
 
身边公益
NEWS
身边公益
公益爆料链接
QQ:3164867849
2012年2月,喀麦隆边境,紧邻乍得的布巴·尼德吉达国家公园,数百头大象尸横遍野,空气中弥漫着让人绝望的血腥味....
缺爱儿童的“小团圆”
2018-02-24 来源:哈尔滨日报 作者:管理员

郭文博与老师刘晨光游云南。

  2018年,对于12岁的郭文博来说,好事成双。先是幸运地成为全国12名护旗手中的一员——今年夏天将前往俄罗斯,执行FIFA世界杯护旗任务;然后跟着老师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——第一次坐飞机,去云南看一看。

  郭文博是哈39中初一学生,他的老师名叫刘晨光,是香和小学一名音乐教师。俩人非亲非故,郭文博是一名留守儿童,父母不在身边,刘老师把他当儿子养。如果不是曾在香和小学就读过,不是遇到好老师,郭文博的人生或许不会这样快乐。

  在香坊区成高子镇,这所几乎由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和留守儿童组成的小学里,有多少个“郭文博”,就有多少个“刘晨光”。香和小学450多名学生,因为这样一所学校和一群老师的存在,人生轨迹有了拐点。

  “走,我带你去闯天下……”

  “坐上飞机那一刻的激动,甚至大过成为护旗手。”郭文博说。

  1月3日上午,2018FIFA世界杯护旗手选拔赛决赛落下帷幕,郭文博从全国2627名青少年足球选手中脱颖而出,通过对抗赛、足球专项技能测试、身体素质测试、足球梦想show等环节,争取到直通俄罗斯的名额,成为全国12名“00后”护旗手中的一员,代表国家执行护旗任务。

  获奖那一刻,陪在他身边的是刘晨光。郭文博不知道,刘晨光正休病假,为了兑现陪他的承诺,带病上阵。

  与很多留守儿童一样,父母离异后,郭文博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爸爸长年在外地。亲情的缺失,曾一度让他很自闭。幸运的是,他遇到了足球。

  郭文博三年级的时候,学校开展了“校园足球”活动,他的天赋被发掘出来,成为学校足球队队长。足球队多次获得冠军,还代表黑龙江省参加全国足球邀请赛,踢出第三名的好成绩。郭文博多次被评为最佳射手、明日之星等称号……足球让郭文博的人生“开了挂”,他不仅是同学的偶像,学校许多老师也成为他的粉丝,其中就包括刘晨光。

  刘老师是学校里的孩子王,她对每个学生都好,对郭文博格外好,好到给他义务辅导功课,好到把升入初中的郭文博接到家中,照顾饮食起居,就近上学。“特别喜欢这孩子,算是缘分吧!”刘晨光说。

  又是一年春节,郭文博想爸爸妈妈,神情总是恍惚,刘晨光了然于心。

  “有啥新年愿望,跟我说说!”

  “特想坐坐飞机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

  “走,我带你去闯天下……”

  彼时,郭文博随着刘晨光,滇池看海鸥、罗茨泡温泉,游洱海、拜三塔、逛民族村、访博物馆……这个春节,为了不让郭文博孤单,刘老师的身份“摇身一变”成了代班“妈妈”。

  第一次回家过年

  “我们有个最喜爱老师排行榜,齐老师和刘老师并列第一,第二是品德课李老师,第三是品德课尹老师,第四是体育课傅老师……”在香坊区城站东二胡同13号有些破旧的家里,小姑娘李靓掰着指头数,一旁的男孩叫蔡胜斌,李靓说错时,就补充几句。两人想起学校,想起老师,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。阳光从小窗里斜斜照进来,两张小脸蒙上一层光。

  李靓和蔡胜斌是香和小学五年一班学生,他们口中说的齐老师是班主任齐颖。接李靓这个班时,齐老师的孩子刚半岁。“和家里那个(孩子)比,学校里32个孩子更让我心疼。”齐颖说,李靓是班长,有着同龄人少有的稳重;蔡胜斌腼腆内向,但球踢得不错。在一年级家访时,齐颖明白了小姑娘稳重要强、小男孩寡言少语的原因。

  由于父母身体的原因,李靓一岁时就随着姑姑来到成高子镇安家。姑姑身体不好,还有一儿一女要供养,再加上年幼的李靓和年迈的奶奶,生活条件很艰难。自尊心给女孩包裹了一个壳,不允许别人走进去。蔡胜斌的父母离异,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上课时从不主动举手,即使被老师点名站起来回答问题也总是低头不语,大有一种你不让我坐下,我就“一站到底”的架势。

  两个都是好孩子,齐颖不想放弃好苗子。她将李靓的情况反馈到学校,校长赵承为孩子争取到受资助的机会,这份资助从一年级一直延续到高中毕业。小姑娘爱表现,可遇到活动就撤退,齐颖“赶鸭子上架”把她“逼”进了合唱团。去过少年宫,去过电视台千米演播大厅……阳光、开朗、自信开始洋溢在小姑娘脸上;在一场校园足球赛中,蔡胜斌被选入校园足球队,日复一日的训练、一场场比赛,闷葫芦小蔡起了“质变”,一说起足球比赛,他能神采飞扬地围在齐颖身边侃上半天。

  今年春节,李靓很开心,十年了,第一次回青冈的家过年,看看爸妈。“想送什么给他们?”“一张贺卡,写上我的心里话。”“以前没回去时怎么过的?”“可以去齐老师家呀!”

  一旁的小蔡很落寞,爸爸今年依然回不来。突然,仿佛想到什么,蔡胜斌皱巴巴的小脸一扬:“我可以替你去齐老师家过年!”

  “上海的爸爸妈妈我来了”

  “特别庆幸当时的选择,把她留在了哈尔滨。”电话那端,赵思嘉的妈妈感慨道。

  赵思嘉的爸妈已在上海工作11年,有小思嘉时,他们曾动过让孩子在上海读书的念头,可考虑到工作太忙,接送孩子压力大,二人索性将孩子送回老家,拜托父母照顾。

  “留守儿童,最怕出现心理问题。”赵思嘉的妈妈说。少了父母的陪伴,已就读小学二年级的赵思嘉反而过得“风生水起”,当上了小班长,凭借一副好嗓子进入校合唱团。班主任杜百艳还将赵思嘉的父母拉进班级微信群,实时播报孩子的状态——孩子成长阶段,他们没有缺席。

  “一次,省领导来学校参观,思嘉作为小主持人,还和省领导有过简短的交谈。过后我问她,当时紧张吗?她说,‘不呀,爷爷非常亲切,我为什么怕呀?’”赵思嘉的妈妈说。寒假里,小思嘉来上海与父母团聚,与当地孩子相比,小思嘉的性格更开朗,举止更大方,这让妈妈非常欣慰。

  “每一个缺爱儿童的背后,都需要有人用爱填补。”香和小学校长赵承说,刘晨光、齐颖、杜百艳老师只是学校教师群像中的一个侧面,他们中还有全能代表齐绪天——数学教师“出身”,弹得一手好吉他,打鼓、踢球、摄影样样皆能;有获得“2017年马云乡村教师奖”的吴松——为办好人民满意教育,两次放弃转行的美丽坚守……

  香和小学通过快乐足球、童谣传唱等教育资源与手段,改变着孩子们的学习状态、生活状态以及他们的精神世界。“在教育均衡发展的当下,一定会有更美好的‘小团圆’发生!”赵承说。


公益伙伴
Partners